人民藝術家網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慶 吉林 遼寧 江蘇 山東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陜西 山西 黑龍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廣東 貴州 浙江 福建 臺灣 甘肅 云南 寧夏 新疆 西藏 廣西 香港 澳門 內蒙古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校園新秀 >> 內容

癖者情深亦難進(特等獎)

  核心提示: 江蘇省淮陰中學 陳俊沂想起倪瓚那一幅《漁在秋霽圖》,殘山剩水間一片清凈,帶著絕不容許被玷污的遺世之氣。畫如其人,人亦如畫,我仿若可見倪瓚隱于山水之間,好潔成癖。人皆獨立,所愛之物自有偏差,汲汲于其...

江蘇省淮陰中學 陳俊沂

想起倪瓚那一幅《漁在秋霽圖》,殘山剩水間一片清凈,帶著絕不容許被玷污的遺世之氣。畫如其人,人亦如畫,我仿若可見倪瓚隱于山水之間,好潔成癖。

人皆獨立,所愛之物自有偏差,汲汲于其中而自得其樂,即可謂之“癖”。如杜麗娘“肯綮于死生之間,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縱入冥府亦不忘梅柳,便是將個人對世界的全部希冀系于心上公子,以情為癖,情深人壽。

然而倪瓚,這個極喜潔凈的畫家,于對己、對人,乃至對世界的近乎苛刻自的潔癖,孕育了自己超脫臟穢俗世的深情,使他尋求到了起脫俗人庸客和丹青匠工的非凡上升力。他于中庭洗梧桐,于茅房鋪鵝毛,用赤裸著的純粹凈潔眼光洞察世事風光――于是,這個感性的人物傾注其全部深切歆慕與愛戀到無限自然之上,他著《墨緣匯觀錄》,繪《樹石野竹圖》,墨染之下的寸紙寸金,都承載著他潔癖催生出的執著求索。

看來,“癖好”作為一種人情偏向而存在,與其所癖事物無關,皆可以醞釀人豐沛的情感,為個人的獨特性鍍上專屬的光鎳。

此時而觀張石公之所云,“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自當點頭如搗蒜。 張岱此生,年輕時癡癖玩樂,好車馬,好茶戲,好俠隱。情施諸游樂,而人意氣勃發。隨著朝代遞嬗,政權離析,孟浪成癖的公子張岱隱于山野草莽。他所癖好的繁華盛景似花而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他的一腔情緒光無所抒發,他遂反求者己,回味青年放縱恣意之癖,罵曰一事無成。他于個人的舊癖中尋求到了新的向上之路――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鉆研于史,著眼而書,投于自然,“自云相公癡,更有疾似相公者”,是歷史贈予他的尾聯。

彼時再觀洗桐之云林,不禁又生所感。這個嗜潔勝命的男子甚至不近發妻,只因鄙棄其臟。過于苛刻的癖好而不予變通修改,使得他于家道中落的物質下人緣散盡,僅有他一人孤守著一片無塵的精中土壤,倘若張岱亦如是,耽溺于癖,甚至試圖令世界為自己讓路,恐怕也就湮沒在破落富家子弟的人山人海里了罷。

“癖”生深情,而“癖”亦誤人之前路。

便好似柏拉圖《理想國》第七章里那個絕妙的洞穴譬喻。癖,催生了洞穴中人掙脫枷鎖,向外爬行的情感走趨向與動力,同時也意味著穴中人只能爬向固定的,癖好存在的高度,永遠也無法真正穿過洞穴,站在云端,逼視太陽。

掙脫桎桔與新的桎梏同時到來。

曾國藩有言:“天道忌投機取巧,忌驕矜自盈,忌用心不專。”洞穴之路道阻且長,所謂”癖”無非用以喚醒人攀爬的潛能,除此以外,惟有我們,和我們永不停止的腳步。

再觀《漁莊秋霽圖》,畫清人凈。有傳言道好潔成癖的倪瓚死后被朱元璋扔入糞池,此是后話。

【獲獎理由】本文以“癖”為著眼點,評論了倪瓚等歷史人物。文中介紹了倪瓚等人的癖的性格表現,對這類獨特的個性進行評析,認為“癖”可以使人充滿個性的光輝,但同時又會誤人前程。盡管受到時間環境等條件的限制,觀點的申述未必十分充分,但還是展現了作者深厚的文化藝術底蘊和良好的思辨能力。在語言上更是自由揮灑,意趣縱橫。


                                                                                                       (編輯 初凌宇)

 來源:葉圣陶杯中學生作文賽獲獎作品
  • 歡迎投稿 | 會員搜索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與免責聲明
  • 主管:文旅部·中鄉會扶貧委
  • 人民藝術家網 www.rmysjw.org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 2021 www.yonghexing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41911號
  • 在线亚洲视频无码天堂